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宮城明亮的眼睛

宮城明亮的眼睛
      
   
      
      
      
      
      
      
    [正文] 眼睛,是一個人的靈魂之窗,那一個人的靈魂之門又是什么?
    一 毀滅龍族
    網上的流言蜚語很多,如果用事物來形容,怕是連世界福翁也強求不來的財務。網絡“蟲蟲”無時無刻不在努力著“跳糟”成為英明遠揚的“菜苗”。
    龍族。很好。我覺的自己能投身在那里是非常的幸運。
    父親說:“小寶貝,你的兩只大眼睛包涵了整個龍族的智慧,要千萬珍惜哦。”
    母親說,父親是第一個抱著我的人,也是第一個看見我小的人,我的笑,融入了太陽之神灑下的光輝。
    從五歲時,父親就起在貪黑地教我練功,弄的我不認真都不行。父親很嚴肅地告訴一些如何正確對待人情事故的歪理,我只有時刻保持良好的精神狀態,才能免去被木棒追著打的局面。
    八歲那年,父親開始教我練劍。起初都是有樹枝橫刺豎刺,到后來我主動要求用父親手中里的劍,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劍。
    父親夸我是真漢子,好樣兒,將來的成就一定在他之上。
    毀滅龍族?好大的口氣!我倒要見識一下誰會有如此大的本事。
    二 別看我演戲
    “龍鋮。哦,遠來你在這兒啊!有人要見你。”
    新華書店里前來看書的人有很多,老少皆宜。我也是帶著半棵好奇的心到這里來瞧瞧看看,要是能遇上人生的另一半那可就是天大的好事了,可偏偏我總和好事碰不到一起。
    “來的真巧啊,這樣也被你找到了。”我無奈地放下有啟發性的好書:“莊嚴,你怎么會知道我會在這里出現?”
    莊嚴傻傻的笑:“你是來查找對付班絡諾王子的方法對不對?”
    我捏緊拳頭,真想把他原來長變形的鼻梁一拳矯正。
    莊嚴拉住我的胳膊:“你快走!主人就快來了!我會對他說,我沒找到你!”
    “好哥們!”我變成了一條毛毛蟲,鉆進書架:“不過,我是不會走的,至少,在我沒達到目的之前。主人來了也好,看他怎樣來找到我?”
    真是不知好歹的家伙!莊嚴變成我的模樣,拿起我剛才翻過的書。
    干什么?你那是救我還是害我?萬一被主人發現了,我們兩可都吃不了蝦。
    別看我演戲!扮人還不會?相處了那么久一段時間,沒見過豬肉也見過豬毛啊!
    三 我是豬
    從書店外走進了有個身姿颯爽的,威武不凡的高大男兒,他就轉身在一個角落里查閱歷史。確定我看到的是大將軍以后,我加速的心跳總算緩解下來。大將軍是唯一可以與主人匹敵的。
    分秒過去,眨眼間就是兩個時辰。我累得快要睡著了:“莊嚴,主人到底什么時候來啊?我的法力有限,我怕再也撐不了多久了。”
    莊嚴把頭湊到我眼前;“我不是莊嚴,我是龍鋮,記住啊,我是龍鋮!”
    小樣雄什么雄?你是龍鋮,那我就是一只毛毛蟲了?呵。還當真。
    大將軍朝我這邊走來;“龍鋮。這么短時間不見,有沒有偷懶啊?功夫練得怎么樣了?等哪天找個合適的時間地點拉切磋切磋。”
    “龍鋮”打量著大將軍:“大將軍是嗎?你很強,我贏不了你。”
    大將軍拍拍“龍鋮”是肩。“謙虛縱是美德,但你也不能自甘墮落啊!”
    “龍鋮”的臉上老年疾病會演變為老年癲癇病有哪些顯出難色,大概是大將軍在不經意間試了他的功力。
    大將軍嘴角溢出鮮血,不是 很多,但也夠我吃驚的了。大將軍英明果斷,功夫更是一流,怎么會?難道是“龍鋮?”
    “龍鋮”驕傲的笑:“大將軍,主人勝不了你,沒想到今日卻敗在我手上。”
    莊嚴不要!我逃出書架,穩住大將軍欲墜的身體:“莊嚴,我小看你。”
    我是豬,大蠢豬。我背叛了主人,昔日的好兄弟又為什么不會背叛我?
    四 混帳的不要
    大將軍是我最崇拜的人,照現在這個“摩登”時代來說,我就是他忠實是“Fan”最感激的就是大將軍曾一次又一次地幫我,幫我得到友情。
    我以為友情是最珍貴的東西,沒想到它細若發絲,風一吹就消滅無影無蹤。
    我不傷心。我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是我一相情愿的認為好兄弟更甚好朋友。原來,在現代書本里記載的友情太多帶著夸張和不切實際的想象。
    莊嚴看著我,很生氣的樣子:“你是真打算不要回頭了?殺了大將軍,你就可以在主人面前將功補過,我門也可以繼續過著好兄弟肝膽相照的日子了。”
    我拭著大將軍嘴角的血:“莊嚴,你以為我還會回頭嗎?已經不能回頭了!”
    莊嚴道:“這么說,你要與主人為敵,與我為敵?”
    我道:“不妨一試。反正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大將軍給的.哼,生又何歡,死亦何苦?”
    莊嚴道:“龍鋮你固執起來果然有一套。你鐵了心不愛我門的兄弟情了是不是?”
    我看著大將軍痛苦的的表情。也不知是什么力量讓我點下了頭.
    莊嚴道:“好。那我門改日再見。再見的時候就是你我決一生死的時候了。"
    莊嚴步履匆匆的走出新華書店。我和大將軍自然也不會在那兒過多停留,我還要為大將軍療傷呢?
    新華書店里開始由安靜變得嘈雜,議論紛紛。像看到了神經病一樣。
    混帳的不要。我當真能割舍下和莊嚴是兄弟情?我又不忍看到大將軍有事,至少,不能在我面前有事,甚至死。
    五 可敬的大將軍
    笑。大將軍看著我:“我還以為自己的一世英明就要葬送在一個卑鄙小人手上。”
    我端過一碗送到大將軍手里:“他不是。他只是用了不正當的方法而已。”
    大將軍道:“你還是很在意他對不對?你有想過讓他也站在和你同一戰線上是不是?”
    我無可否認:“對不起。大將軍。我是不是太天真了?”
    大將軍道:“哈哈,天真才可愛啊!我就是欣賞你這點。”
    疾風吹進山洞,機警告訴我將會有很可怕的事情發生。
    大將軍道:“哼 哼!麻煩自動送上門,也免得我門再費心去找!”
    我道:“大專家講解潮濕是怎么回事將軍,是風神三煞。之前我領較過,他門實在太厲害,我連其中一煞都打不過,是莊嚴冒險把我從死神面前搶了過來。”
    大將軍道:“呵,有我在,你就可以打贏三煞。如果你想,你還可以殺了他門。”
    我道:“得饒人處且饒人。他門只要能悔改,也不要太難為了他門。”
    大將軍道:“哈哈,你的悟性比我還高。我是真得沒看錯人。你過來坐下。”
    我在大將軍面前向來都是聽話的小孩,大將軍認“無相指法”快速點中了我身上的幾處大穴:“將軍, 不要這么做。你的上剛剛見好轉,會受不了的。”
    大將軍道:“呵,沒事。我總不能眼錚錚地看著你認微弱的功力對抗三煞”
    將軍。你的功力用在我身上不會白費,我絕不回讓三煞有機可乘的。
    可敬的將軍。既然那么看中我,我自當竭盡全力也不讓他失望。我要堅強。我要變強。我要讓莊嚴看到,縱然只有我一個人,我也活得瀟瀟灑灑。
    六 有風更起浪
    三煞終于一齊攻進洞來。我有了大將軍的功力,再加上他在一旁指導,更甚上了摩天大樓,三煞被我打的臉腫手腫大腿也發顫的抖。
    大煞道:“你怎么會‘降龍神功’?你不是龍族的人?"
    我是龍族的人沒錯啊。我才想起,龍族的人最大的禁忌就是 不準修練‘降龍神功’。大將軍,你是好心害了我啊。
    二煞道:“大哥,龍鋮是龍族里的蒼龍少君,這是之前見識過的!”
    三煞道:“那時的他差點還死在我們兄弟手上,可如今。”
    降龍神功。天哪。要是龍族的長老們知道了會有什么后果?一定不能讓別的人知道!殺,殺了他們!一個不留!
    我不但產生這樣的想法,而且就這樣的做了。叫他門血濺當場,一個不留。
    隨著三煞的尸體在大將軍的無名藥水灑弄下憑空消失,我亦倒。
    大將軍大笑:“我成功了。我成功了。龍鋮,你不仁,我不義。你想要背叛我。我就讓你成魔,跟我一樣,為龍族不容。”
    大將軍是主人?我的靈力怎么沒察覺到?失效了?通通都是假的,什么才是真的?難道世上所有的人都可以肆意變化自己的良知嗎?
    我是蒼龍少君,在龍族的地位也僅在長老之下。不小心犯忌,應該可以受到原諒吧。把我頭銜撤了也罷,至少還可以容我在龍族里立足吧!
    七 死人該死
    主人照顧我,我找到了父親當年抱著我的感覺。多好。可我卻背叛了他,我的父親。我走出了龍族,就是為了找到更加廣闊的一片天空。
    我道:“主人,我背叛了你,你為什么不殺我,還對我這么好?”
    主人道:“為什么不殺你呢?就像一個父親,怎么忍心殺自己的孩子呢?”
    我道:“主人。你千方百計設計我;扮大將軍來片唬我;引風神三煞來激我,就是為了讓我受‘降龍神功’的控制,殺人成魔?”
    主人道:“你不喜歡?哦。對不起啊。我沒事先個你商量。”
    我道:“不用商量的。你現在就去死吧。”
    是的。我自信有能力把主人殺了。‘降龍神功’已經激發起我潛意識里的魔性。我也該殺了他,是他讓我變成一個狂野的魔頭。
    就在我準備結束我主人性命的時候,他變成了莊嚴,變成了大將軍,變成了父親,變成了娘親,變成了龍族里的各大長老。
    我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從小到大的玩伴;想到了親友門的教誨,想到了以往的天真爛漫;想到了現在的毒辣手段;想到了將來會被龍族排斥。我好累,好恨,卻無論什么也阻斷不了我殺人的渴望。
    死人該死。再也沒有主人,再也不用擔心被他抓到后要受什么懲罰。
    我走出山洞。大地仍由我踩在腳下。
    我開始?盅嵫艄猓南耄苡幸換嵯竦厴窈篝嘁謊涯鬩患湎隆?BR>八 龍鋮天下
    我回到了龍族,前路已經沒有任何障礙。
    娘親看到我喜出望外:“鋮兒,你終于回來了?娘終于盼到你回來了。”
    父親看到了我橫眉冷對:“你還知道回來啊!堂堂一個蒼龍少君做成你這樣北京白癜風醫院哪里最好,還真是少見啊。”龍族里面,還只要我這任蒼龍少君離開過。
    父親拉住娘親,輕聲在耳邊說著什么。
    娘親先是一臉嚴肅,然后又是和藹的笑容:“鋮兒,你走這些天過得怎么樣;外面一定很苦是不是?瞧你都整 瘦了一圈。回頭我給你好好補補。”
    父親盯著我的眼睛看,拉住我的手替我把脈:“臭小子是不是外面惹出了什么病,整個人神經兮兮的。這些天都干了些什么?武功荒廢了了沒有?”
    我道:“怎么?你想見識啊!”
    父親道:“小子還長勁了。我是你老子,還敢這么對我說話。看我怎么教訓你。”
    父親招招功進,我接連閃避,父親倒想愈來興志了。
    父親,不要怪我,我也身不由己。如果可以,下輩子我還做你的兒子。
    “不要啊!”娘親手里的茶盤‘?碭’落地:“鋮兒,你不可以殺你爹的,你想糟天打雷劈啊!”
    天打雷劈?我就是天,我要把你門通通劈死,一個不留。
    娘親摻死在我的手里。長老們尸橫篇地。我在做什么?
    九 靈魂之門
    龍族里的
    的生命就要毀在我龍鋮一人手里。血,流,成溪,成河。我看到了一個滿手鮮血的殺人狂魔。
    為什么會有那么多人死在我手里?我不想的。如果有得選,我倒早該死了。
    父親。娘親。兄弟。朋友。前輩。長老。犯下了這么多罪薜的我是不是不得好死,下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這是泯滅人性的作為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