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那些青蘋果般青澀的如畫年月qxju0p5n

【導讀】沈悠悠以優異成績考上了名牌大學,章非凡畢業后隨著父母去了美國繼承過世外公遺產。他們的世界就此沉寂了五年.....
那些青蘋果般青澀的如畫年月,有你的恣意妄為,有我的少年氣盛,構成了一幅用青春集結的追逐愛的故事......,可惜,如今的我們都長大,不得不選擇各自浪跡天涯!  (一)痛不欲生的童年  沈悠悠從來不相信愛情那回事兒,但她絕對相信冤家路窄的傳說!在遇上章非凡那個壞蛋之前!  終于,離開了那地獄般的小學生涯,作為優等生的沈悠悠并不討厭那學校和學校的恩師們,而是,痛恨用自己整整六年時間去面對一個自己感到萬分厭惡的家伙!那個從小就愛搶自己芭比娃娃并將娃娃衣服毫不客氣脫下然后脫下褲子將尿毫不客氣的尿在自己可憐的芭比身上,而且還不斷笑的壞壞的大壞蛋,就是那個叫做章非凡的混蛋!那時候,沈悠悠只能用震耳欲聾的超過一百分貝的哭聲來大聲,可恨的是,那個臭小子竟然在被自家父母帶走的時候,還用狠狠的眼神盯著她,仿佛在告訴她:死丫頭,你給我記住,我還會回來的,哼哼.......  果不出其然,過不了幾天,他那和沈悠悠父母是世交的爸媽又將壞壞的他帶到了她的家,她只能一邊小心翼翼的護著自己新買的芭比,一邊用眼的余光像防賊般的盯著那小子不懷好意的手是否又在打白癜風的診療哪里便宜她什么玩具的壞主意了。沈悠悠就是如此痛楚而提心吊膽的在和那個臭小子的角逐之中渡過了她凄慘落寞的童年時光,整個小學六年,老天是那么的不長眼,偏偏讓那個死小子和自己坐在同桌。她有很多很多理由痛恨那個小子,就拿頭發來說事吧,那小子的手總是在見到她一頭長發的時候張牙舞爪的就過來了,不管是上課還是下課,沈悠悠就不明白了,他咋就有那么多的精神去研究她的頭發呢,最痛苦的是,那小子不僅僅是研究她細致入迷的黑發,還用那雙臟的出奇一伸出來就像刨過大便的手毫不客氣的揪住她干凈的發,或者是一巴掌抓住她因為逃避他的魔掌而挽起的發髻,讓正在思考作業題的她疼的暴跳如雷,轉過身去,他卻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對著她,令她不止一次有著想掐死他的念頭。終于一次,沈家大小姐承受不住了他一次次的無賴,是的,他就是那么無賴,她正在自習課上思考一道數學題,突然腦袋傳來一陣劇痛,她的頭發又連同她在思考的腦袋一并承受著那個壞蛋的折磨,她在一聲大叫之后,舉起自己座位旁邊的凳子,朝著那小子的身子上面霹靂一下就下去了,然后,就聽到那壞小子殺豬般的嚎叫,沈悠悠樂滋了,蹦蹦跳跳了大半個下午,而那壞小子,則可憐兮兮的眨巴著梨花帶雨般的女人般的眼,在一旁抽搐著,她真的把他砸疼了,后來,那小子因為手臂脫臼而請了一個月的病假,所有人都知道那是沈家大小姐的杰作,都為她的英勇驕傲自豪起來,因為,她懲戒的是班上最招女生討厭的有著小痞子稱號的章非凡!  沈悠悠一次次在心中祈禱萬能的老天將那個壞家伙從自己身邊調去別的位置,不要老是讓自己一個人遭殃啊,全班七十多個學生,要大家同甘共苦才公平的嘛!可是,萬能的老天似乎聽不到沈悠悠無奈的想哭的祈禱,沈悠悠不僅僅要面對他揪頭發的苦楚,還要在每一次考試的時候冒死掩護被他強行搶走的考卷,那個該死的小子,在每次考試的時候都會趁她不備之時搶走她的考卷,肆無忌憚的大抄特抄,而為了免除校規的責查,她只能一次次掩護著他,不至于全軍覆沒,而那個壞蛋仿佛吃定了沈悠悠這一死穴,得意妄為的享受了她六年的勞動成果,老天保佑,六年來從來沒有出過一次差錯,想起這,沈悠悠不由自主的擦了一把汗。  終于熬到了高中時代,沈悠悠無比高興,因為,她終于可以擺脫北京中科白癜風醫院那個討厭的章家壞小子,再也不要擔心和他同在屋檐下啦,再也不怕有人搶自己試卷,再也不用替自己的頭發擔憂了,這些年,頭發長的特快,沈悠悠時常一個人想,是不是頭發被那小子揪扯的時候多了,就有了揠苗助長的效果?  沈悠悠很希望自己能有抹殺過往的魔法,那樣她就可以把自己那段和章非凡的討厭時光從人生抹去,因為想起那個討厭的家伙心中就特別不舒服。沈悠悠又在心中默默的祈禱,那個壞小子最好走進時光隧道或者去了另外一個星球,不要讓自己再遇上,可是,人生路上有許多事情是自己不可以選擇的,說倒霉還真的倒了八輩子霉,沈悠悠在剛剛踏進高一三班的教室的時候,老遠就聽到那個讓自己厭惡的作嘔的聲音,他,章非凡,怎么在這里?沈悠悠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全市那么多所學校,那么多個班級,那個臭小子,就這樣被有身份有地位的老爸托關系找到了這個全校第一的模范班級,沈悠悠大喊了一聲蒼天,然后就落寞無比氣憤無比的離開了那個教室,她知道,自己畢業后,又會記起這所校園和校園的恩師及同窗好友,可是,她一定不會記得這個叫章非凡的家伙,一定不會!  沈悠悠將自己一頭長發剪斷,只留下了齊耳短發,因為,一個叫做章非凡的家伙和自己同在一個班級上!為了確保自己的腦袋在高中三年時光保持清醒不再崩潰。  看到章非凡痞子般的和班上同他那般的差等生嬉笑怒罵的樣子,沈悠悠真希望自己忘記了那個家伙在別人面前沾沾自喜津津樂道的他和全班第一名沈悠悠是發小的那副嘴臉!更令人作嘔的是,那小子還趁沈悠悠不再教室的時候拉開嗓門兒不要臉的說,他們有一段青梅竹馬的情誼。  (二)高中時代第二次的決戰  沈悠悠被請進了校長辦公室!高一三班優等生沈悠悠被請進了校長辦公室!這一消息在全校炸開了鍋般讓所有沉寂在學海之中的同學們蜂擁而至行政科門口,都想一探究竟!  沈悠悠被校方給予警告處分的處罰!這一新聞更加跌破了全校關注著沈悠悠砸人事件的當事人,沈悠悠同學!同時,受害人章非凡也如同新聞人物般隨著沈悠悠事件而被大家關注,沈悠悠終于爆發了,在那個章非凡一次次構造沈悠悠和他有青梅竹馬的情誼到傳說校花沈悠悠和章非凡是青梅竹馬的戀人之后,她就再也坐不住了,憋屈的火像在頭上冒煙般隱忍的她難受,她再也受不了那壞小子啦!這次,她沒有提板凳砸,如果提板凳還好些,她是順手拿了課桌上某某同學的汽水瓶,朝著那小子正和同學們嬉皮笑臉的腦袋轟一下下去,直到倒下,那張臉還在抽搐著微笑著躺在地上,讓人看到覺得他是犧牲的如此安詳的感覺,不!還有安樂的感覺!  章非凡這次是被診斷為輕微腦震蕩,在醫院躺了兩個月才回到學校。從此,他沉默寡言,看到沈悠悠就像見到鬼似的逃開,同學們都說他被沈悠悠砸怕了,兩次都差點要命,足以證明最毒婦人心啊!  沈悠悠的世界在自己付出了砸人事件被處分的代價之后,變的平靜了很多,一直壓著心尖的大石頭終于放下了,那個死小子終于不來纏著自己啦,沈悠悠在那些日子輕松的自己的身子都仿佛能被一陣風吹起那般優哉游哉。沈悠悠只有一個心愿,在剩下的兩年半時光,千萬不要讓她和那個姓章的混蛋有任何瓜葛,她就阿彌陀佛啦!  (三)坐不住的玫瑰花  沈悠悠在高中時代的三年努力的和章非凡保持著任何一次相聚的距離,連同假期兩家人一起聚會,他們之間都保持沉默,雖然砸人事件已經過去兩年多了,雖然兩家父母都超乎尋常的一笑泯恩仇而過,他們還是不知道為何不再如同往日那般吵鬧,這讓兩家父母都覺得不習慣。  失去了和章非凡拌嘴的高中生涯,該是高興的,沈悠悠一開始也以為自己是高興著的,直到她在沉寂和安靜之中完快完成了自己北京中科白癜風醫院的高中學業。  沈悠悠在畢業的前一個月的某個星期一早晨,在同學們驚詫的眼神之中打開抽屜的那刻也和大家一起尖叫起來,抽屜里,莫名的多了一支艷麗的紅玫瑰......  沈悠悠被班主任請進了辦公室,在她的警告處分剛剛解除的那個月,被班主任誤會早戀傾向而請了家長,班主任咬定沈悠悠知道那個送玫瑰的男孩是誰,讓沈悠悠百口莫辯,班主任語重心長的連哄到威脅,如果不說出那個男孩是誰,她就要自己承擔早戀的責任,這件事會被報到教務處,到時還要遭受一次處罰,高中畢業前一個月遭處罰,是要影響升學率的。沈悠悠無比郁悶,到底是哪個壞小子在這風口浪尖要致自己于死地?  沈悠悠當著全班同學甩了章非凡兩個脆生生的耳光!邊甩邊吼道:第一耳光,我恨你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痞子,整天不學無術,第二耳光,我恨你在背后來陰的,你要報復我明說啊,為何要在這畢業之后再送我一個如此難當的畢業大禮?我受不起,還給你!章非凡直愣愣的盯著眼前發飆的河東獅,臉上留下了十個紅紅的指頭印,他連蹙眉掩飾疼痛的動作都沒有一個,這讓大家很是震驚,那兩巴掌扇過去該是很疼的吧!而他卻一個眉頭都沒有鄒過,就那樣盯著沈悠悠,盯著,盯著,直到盯到沈悠悠好不自在的離去。  沈悠悠以優異成績考上了名牌大學,章非凡畢業后隨著父母去了美國繼承過世外公遺產。他們的世界就此沉寂了五年.....  (四)再次相逢,各自天涯路  沈悠悠是在大學畢業后的高中同學會和章非凡再次相遇,其實在這五年,雙方父母都保持著緊密的聯系,唯獨失去了記憶般不再來往的,只有他們。沈悠悠在章非凡喝醉后知道真相的,訴說他們是青梅竹馬戀人是因為在得知班上一個比章非凡成績優異的同學告訴他,他喜歡上了校花沈悠悠,他一定要在畢業之前將沈悠悠追到手!章非凡在聽到那句話之后心真的忐忑起來,他知道,沈悠悠在他心中的位置,從小他就用盡各種方法去獲得她的注意,甚至是用她最討厭的方式也不惜,他只是想讓她知道,他很在意她,也很想被她在意!  至于玫瑰花,其實就是那個暗戀沈悠悠的男生悄悄放進她的抽屜的,那時正被到校門倒垃圾的章非凡在窗口看到,他沒有料到沈悠悠會因此背上要受處分的危險,所以,他找了班主任,所以,他挨了沈悠悠毫不客氣的兩個耳光,章非凡在睡眼朦朧之時喃喃道來:我這輩子,竟是在挨打,挨自己在乎的女孩沈悠悠一次次的打......。好疼,好疼  章非凡在第二天醒酒后就匆匆飛往美國,沈悠悠,則奔赴另外一個城市,開始了自己人生路上的事業起步,他們,都沒有再對彼此說上什么,就那么默然的在機場分手,然后,各自回頭,對那段過往,是痛苦,是美好,他們都不挽留,經歷了那么多,他們知道,誤會越多,傷口越深,再也不會有當年的感覺了。也許,匆匆此生,只能各自天涯路,這就是人生吧!           





 (散文編輯:可兒)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