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永琲滬毀

永琲滬毀
      
   
      1
      莫語伏在船欄桿上,看江水在輪船底下一個勁地吐著白沫,往后面飛跑著去了。輪機轟轟轟地響,江風攜著雨絲飛來。莫語想這江上天氣真怪,總是下雨。雨點打在江面上,激起一圈一圈的漣漪,互相擠來擠去,眼看著走遠了,倏地又來兩點,又擠,這次卻擠到白沫里面去了,一下子便沒了蹤影,……輪船停了,船底拖在水里的那根纜繩并沒有揚起水花,只靜靜地順水漂著。怎么停了呢莫語心里說。
      一個女孩從艙里出來,在走廊上站了一會兒,也伏在了莫語旁邊的欄桿上。莫語就轉過頭看了她一眼,是自己對面鋪上的那位,想和她說話卻又有些不好開口,怕人家以為自己有企圖。隔了一會兒,女孩似乎也察覺到輪船停了,似問非問地說了句:輪船是不是停了?!莫語就接過話茬:嗯,是停了。女孩用眼睛瞟了他一下。他發現女孩的眼睛真美,像家鄉的那口井,很清。女孩說,這還有點不好判斷呢?他就說一聲,嗯是的。卻又想告訴她用船底那根拖在水里的纜就好判斷了,但又覺得有些靠不住,于是覺得還是不告訴她的好。
      “你是去讀書的吧?”莫語轉了個話題。
      “嗯。”
      “我也是。你在哪里讀呢?”
      “成都。你呢?”
      “西師。我們同路呢?!”
      “哦!”女孩不說話了,眼睛直望著江心,仿佛那里有塊金子,正想著,那里還真發光了,不過不是金子是航標燈。莫語看了一會兒她的臉,見她不說話,也就轉過頭去看江心,看航標燈一閃一閃的像螢火蟲。
      外面起風了,女孩轉身進船艙拿了毛巾牙缸去了盥洗間。莫語打了一個寒噤要去廁所,見廁所里窩了一??水就罵了句媽媽的爛廁所。
      他回來時女孩已經睡在床上了,兩只眼睛睜著望著上鋪底下的鐵絲網。他又在外面逗留了一會兒也去了盥洗間回來躺到床上睡,偶爾又側過身子來看看對面鋪上的那位女孩,想起《圍城》中那個初初回國的方鴻漸,便有些心花怒放,不久就做了一個甜甜的夢。
      2
      一覺醒來天已大亮,女孩鋪上早已沒有了人影,人們都擠在走廊里指指點點。女孩也在里面,站在門檻上靠住門框伸了頸子朝外望。莫語一骨碌爬起來套了外套拿了毛巾牙缸就往外走。路過門前的時候見女孩看了他一眼就問:這是到哪里了?女孩說是三峽。他就匆匆的搓了一把臉回來也站在門的一側。空空的門楣上就有了一左一右兩個“門神”。
      山頂上霧蒙蒙的,神女峰若隱若現,廣播里敘說著巫山神女的動人故事。可莫語就是看不見神女在哪里,只看見幾砣石頭立在山頂,看了一陣覺得一點情趣都沒有。還不如看門口的這位“神女”呢,白嫩的皮膚,美麗的臉上鑲著兩只大眼睛,一頭烏黑的及肩秀發,正好搭在她那件藍色V形領飄逸長裙上,迷人極了。突然又記起昨天晚上做的夢來,夢里他和女孩結了婚,可拜完天地進了洞房揭開紅蓋頭一看,竟是一眼深不可測的井。想到這他覺得好笑,禁不住又去看。
      過了三峽,船上就沸騰了,說這么好的風景淹了可惜,現在不多看幾眼等以后修了大壩就見不到了。莫語在報紙上看到過修三峽大壩對旅游景點影響不大的報道,說以后看不到三峽只是一些旅游公司玩的小把戲而已。他想把這些告訴女孩可又發現她像要起身去吃飯的樣子,所以嚕了嚕嘴也就沒說。只是想憑你怎么淹也淹不到山頂那幾砣石頭。
      接著他就拿了方便面去泡,廣播里正在唱《愛江山更愛美人》,他的步子就放得大大的,腳下忽的一滑,那包康師傅就差點泡在廁所前的那個水??里了。
      接下來他就坐在床上沒事地搖腿。出去轉轉,又回來搖。書是看不進去的,輪機轟隆轟隆的,人心里也跟著轟隆轟隆的。
      接著他見女孩也閑著沒事就問她來不來打牌。女孩說好。打雙摳缺人兩人就只好湊和著打“七鬼五二三”。莫語被打了幾個光頭心里有點不服氣,想是遇見鬼了,這樣想著還真的摸到個大鬼,一下子撿了三十分高興得不得了。
      3
      天晚的時候,莫語去洗澡間沖了涼,回來時發現女孩已換了身花格格裙子,手不停地在撥拉濕漉漉的頭發。他發現她穿這身裙子有點像初中時的同學琳。那時候他們真是單純極了。學校要放映《響馬縣長》,琳想開個玩笑,就對莫語說電影是《響你縣長》,莫語反問冬季咳嗽用飲食療法一句,想我?!
      “莫語,你屋琳今天和我打波了呢?”說完就聽到掬的一聲飛吻從手板和嘴之間發出。
      “你再說,我爛了你的嘴。”
      別人不理他,繼續說著胡話,“琳那么大,你這么小,你奈不奈得何喲?!到時候奈不何,請我幫忙不要工錢。”
      “呸!想得美!”
      “喲?!不高興了呢?”眾人就呵呵呵地笑。笑得莫語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地想發毛。但他又有點喜歡這樣的插科打諢,把琳的名字和他的名字放在一起說,他很高興。仿佛琳真的已成為他屋的,歸他所有了。
      琳沒有歸他所有,他們中考以后就分開了,彼此所在的學校相隔十萬八千里,又沒怎么通信,后來就音訊杳無了。只是偶然打聽到她和班上一名男同學談戀愛打得火熱,不知怎么竟被校方抓住了把柄,雙雙被開除了。莫語很震驚,幾天沒睡好覺,想琳變了,已經不屬于他了,就恨恨地有些幸災樂禍,媽媽的開除了么?活該!但之后又有些后悔,人家又沒有和自己挑明關系,有什么理由不讓人家談戀愛呢?于是就深悔自己當初沒有說出那三個讓人心跳加速的字來,唉唉,真是虧大了。
      打了一上午,莫語覺得和女孩有些熟了,但也不好意思開口問人家的名字,那樣會讓人懷疑你神經兮兮的有企圖,莫語不想讓別人看出自己有心思,也就不說什么。但能肯定的是,她不是琳,也不像是被愛火烤過了的,還不成熟,不然兩只眼睛怎么會水靈得像家鄉那口井呢?莫語想。
      女孩還在整她的頭發。莫語在看著她的手來回撥拉著,心里卻想著明天就到朝天門,很快就要分手了。
      4
      天氣有點熱,莫語睡不著,爬起來看見女孩在船欄桿上靠著,就也挨在旁邊。
      “到哪里了?”
      “豐都。”
      莫語就看見一長串燈火在江邊排著。接著就聽見咚的一聲悶響,輪船靠在碼頭上,船身搖了搖。莫語記起前幾年在萬縣那里翻了艘船,死了幾名大學生,就順便扯個話題來和女孩聊。
      “如果船翻了,怎么辦?”
      “穿上救身衣,跳江呼救唄!”女孩一副理所當然的神態。
      “那你跳前面,還是跳后面?”
      “當然是跳前面?!”女孩不假思索。
      “要是我,就最后一個跳。”
      “你,……”女孩不解地望著他。
      “當然啦!你想那時候人們跳船的速度有多快,前面跳下去的人還沒有游開,后面的就跟上來了,跳在前面的肯定會被踩在水底下,最后跳下去的還會浮出水面好高,那樣招著手呼救豈不更好?”
      女孩笑了,說,你這個人真逗,這種事只有你才想得出來。莫語就憨厚地笑著,得意的看著樓上二等艙室丟下的一個個塑料飯盒碰到江面嘩的一下退出好遠。
      但輪船沒有翻,在碼頭停了一會兒就開走了。
      “這樣行駛明天會到朝天門哩?”等船退到江心往前開時女孩說。
      “嗯,是哩,大概明天中午就到。”
      一艘載有三顆星的維多利亞(Victorio)號船開過來,上面甲板上幾個老外揮舞著雙臂“HELLO”“HELLO”的打招呼。
      莫語沒有理睬他們,卻說:“今年香港回歸那天,英王子查爾斯很狼狽呢!”
      “是呢,還有那個彭定康,樣子灰溜溜的,當時我心里高興極了。他彭定康已是要走的人了,還那么作怪,還有那么多的惡念頭。”
      “是啊!香港回歸,不僅標志著一個舊時代的結束,而且標志著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稍停,莫語又說:“今早上新聞聯播里說了,距八運會開幕只有四十九天了。”
      “哦!”女孩對這個話題不太感興趣,“你喜歡什么樣的運動呢?”
      “我嘛!你看我這么憔悴,能搞什么運動,不過打打乒乓羽毛球之類,……”
      聽到莫語說自己憔悴,女孩禁不住撲哧一下笑了。
白癜風的預防新認識     “你笑什么?”
      “沒,沒笑什么。”女孩嘴里這么說,心下卻道:你這個人真逗。莫語也只好搭訕著笑。
      兩個人不再說話,望著江水間那輪月亮一下一下的被輪船漾起的水紋撕扯成碎片。莫語便有了想法,要做詩,默想了一下,就做出來了。
      月,說你是支前行的船/你卻沒有電腦輻射對白癜風患者的影響 白癜風的注意事項鼓帆的桅桿/說你的盡頭沒有岸/你卻從早走到晚。
      女孩就驚滋滋地盯了他看,“你是中文系的么?”
      “不,不呢!”
      “那你
      “生物系的,現在改叫生命科學系了。”
      “哦!你喜歡做詩?”
      莫語點了點頭。
      “我原來也做過詩,后來
      “后來怎么樣了?”
      “后來老師說我不務正業,又要高考,整個人一天陀螺似地圍繞考題轉,就沒有閑心來做了。”
      “哦!”一陣江風吹來,莫語打了個寒顫。
      哦!該睡覺了。他們發現輪船不知什么時候又停了。
      5
      第二天才醒,就聽廣播里說輪船已到涪陵了,兩個人就從床上爬起來開始收拾東西。天氣有點熱,他們很快就汗流浹背了。女孩從床底下拖出一個大大的包裹。莫語問是什么,女孩答道:衣服。莫語想女人就是愛美,回家才度個暑假也要帶大包小包的衣服。心里這樣想著,嘴里卻說:呃,聽說女孩子衣櫥里總少一件衣服,為什么?女孩說:女孩子愛美嘛!莫語故作神秘地說:不是,因為有一件衣服被女孩子穿在身上了。女孩說:你呀!
      下船的時候,莫語幫著女孩退了床位牌,兩個人就朝船外擠。上了碼頭要爬好大一坡梯子,莫語見女孩拎著個大包有點吃力,就和她一起抬著。到了客運站就有好多汽車在那里排著等。司機售票員扯破了喉嚨在喊,成都長途,直達成都長途。
      女孩見一位售票員小姐又是招手又是叫的,就朝那邊走。莫語突然斗膽問了一句,不到我們學校去玩兩天么?女孩抱歉地笑笑,不了。莫語又說,以后多聯系。女孩說: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