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我會好好的

我會好好的
      
   
    我會好好的,花還香香的
    世界一直去,回憶真美麗
    我是想著你,一直想著你
    你在我心底,變成了秘密
    不要說你愛我,你想我,如果你的心里沒有這么做
    只是勉強的敷衍我,我知道了會很難受
    我要你默默走不回頭,我會清楚明白你要的是什么
    無需勉強的安慰我,說奇怪的理由
    到現在還是深深的深深的愛著你
    是愛情的友情的都可以
    那時我心中的幸福,我知道它苦苦的
      
    冬日的校園,寧靜,潔白。比起夏日的喧鬧,林樂更喜歡現在的校園。大雪似乎要把一切覆蓋。她在日記里寫道: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年的要暖一些,也許老天也舍不得讓我如此的不溫暖。所以它下了一場大雪,覆蓋了這校園的一切,覆蓋了我們的腳步,我們的微笑,還有你的誓言。所以,我也該試著快樂起來!
    1.
    “樂林,快看這張照片,拍得多棒啊!”肖輝喊著!
    在校園的甬道左側,立著3米長的告示牌,學校有什么活動,講座,大會都會被公布在這個告示牌上,今天,是學校攝影愛好者協會搞的攝影愛好者協會會員作品展覽。肖輝看的一幅照片是一對老人手拉手走路的背影,老人的背影像是地上的影子,因照片是迎著光拍攝的,很有意境。于是肖輝大喊著樂林來看。哪些食物含銅高有助治療白癜風因為樂林也是一位攝影愛好者,并且是上屆攝影愛好者協會的會長。
    “恩,不錯。”樂林邊看邊說。
    “什么態度嘛,搞得好像你很專業一樣。切~我覺得已經相當不錯了啊,你看這光線,你看這角度。”
    “我哪得罪你了啊?你認識拍照的啊?”
    “不認識,看看是誰。”肖輝開始看起了攝影者的資料。“啊?你看她叫什么!”肖輝很是驚訝!
    樂林低下頭看這照片下面的資料,“林樂?”
    兩人相視一笑。
    “緣分啊!”肖輝打趣道。
    2.
    “林樂,你快點兒,來不及了!!”崔璐嚷著。
    崔璐,XX大學外語學院英語系大三學生,校文藝部部長,雖然說學的是英語專業,但是她的英語說得真的是外國人聽不懂,中國人直撓頭。但是在其他方面,比如組織能力,人際關系還是比較得心應手的。林樂,XX大學外語學院英語系大二學生,是一個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好學生。德,品德好,樂于助人,為人善良;智,智商正常;體,身材不錯;美,長得也不錯;勞,還算熱愛勞動。雖然算不上校花級人物,但是憑其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喜歡她的男孩子也是有一票的。
    崔璐著急的叫她是為了晚上為攝影愛好者協會順利舉辦攝影展策劃的晚會,林樂是主持人之一,而現在已經離開場不到半小時時間。林樂一邊帶著耳環一邊跑到了崔璐面前。
    “你看我這身打扮行么?不妖精吧?”從來不濃妝艷抹的林樂為了晚會特意從雜志上學了個晚裝化法。
    “你不打扮就已經是妖精一個啦!!哈哈~”
    林樂給了她一個白眼,但還是開心的笑了。女孩子么,總是有那么一點點可愛的虛榮心,說她是妖精當然是說她有幾分魅力的,放在誰身上都會開心的。
    晚上六點三十分,晚會開始,基本是座無虛席,除了攝影協會的成員還有其他很多不認識的同學,當然少不了前攝影協會的會長-----樂林。到了二十一點,晚會結束,樂林來到了后臺和現在的攝影協會會長聊天,而林樂也正在后臺卸妝。樂林走到林樂的面前,笑笑說:“你好。”林樂禮貌的點點頭,可是她覺得很奇怪,因為他們根本不認識。
    “我很喜歡你的那張照片。很不錯。”樂林說。
    “你說‘夕陽’?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的啊?”林樂傻傻的問。
    “下面有你的署名啊,林樂,對吧?而且我剛才一直在看晚會啊,你是主持人啊,你自己報的名字嗎。”
    “噢~呵呵。”林樂笑笑,用化妝棉擦著眼睛,“你是?”
    “說出名字你就會覺得我可能在騙你呢,好像是故意要認識你。”樂林開玩笑道。
    林樂開始覺得這個男生蠻有意思的,她仔細的打量他,他疏著干練的短發,他穿白色的襯衫,穿顏色很正的牛仔褲,穿白色的球鞋,人長得不帥氣,但是很陽光,很干凈。她喜歡干凈的男生。她覺得他和他見過的男孩子有些不一樣。其實一樣不一樣只是人心里的“一念之差”,也許就是緣分到了,也許就是愛情來了。
    “你說吧,看我會不會相信。”林樂笑著說。
    “我叫樂林。音樂的樂。朋友會叫我樂林,快樂的樂。”樂林說完便有些臉紅。
    “很高興認識你。我是外語的。”
    “我知道。呵呵,你剛才主持的時候說的,可不是我打聽的。”樂林開始有些緊張。
    “此地無銀三百兩!那你呢?”林樂給了他一個白眼。
   北京白癜風醫院劉云濤講治療注意事項 “工商管理。”
    就這樣簡單的認識了,沒有邂逅,沒有制造偶遇,林樂的愛情來的如此簡單,但是因為他們的名字卻把這份簡單顯得很浪漫。自那以后,樂林每天早晨會給她打電話,叫她小懶豬快起床,每天臨到中午會發短信問她中午想吃什么,每天晚上會打電話說晚安,好夢。他回溫柔的說“我愛你”,會信誓旦旦地說要養活林樂一輩子。林樂感到了無比的幸福與快樂。
    她憧憬過大學時代的愛情,她想有男生為她彈吉他,她想有男生為她寫食果菜奶可強健你情書,她想有男生每天騎自行車帶著她從食堂到宿舍再到教學樓,可是雖然她憧憬的一切沒有實現,但是她感謝她遇到了樂林,這個名字倒過來就是她的名字的男孩。因為樂林的家不在本市,所以每次林樂周末回家都會帶些媽媽做得好吃的給樂林吃,兩個人就在這樣的小甜蜜與小幸福中快樂的度過著每一天。
    3.
    人最希望的事情之一就是希望時間停住,但是希望僅僅是希望而已,轉眼,樂林已經大四,林樂也已經大三,兩個人似乎已經嗅到了一些離別的氣息。樂林馬上要面臨就業的問題,是在本市留下,還是回老家,到爸爸給安排好的崗位上班。人最怕面對的是現實,最難做的就是抉擇。可是無論多難還是要選擇自己的路。當然,林樂是希望樂林可以留在本市,目的很單純,只為了在一起,可是對于林樂,留在本市就意味著自己要拼搏,而家里父親給聯絡的工作很有前途,但那就意味著放棄了愛情……
      
    已經是夜里十一點,樂林的電話響了。屏幕上顯示著“林樂”,他猶豫著,但還是接了電話。
    “樂林,我有些話想和你說,我們出來談談好么?”林樂也一直被這件事所困擾,她不想因為自己耽誤了樂林的前途,但是她也不能狠下心放棄愛人,每天的思考使她的扁桃體發炎導致聲音干啞。
    “好的,在樓下見吧。”
    樂林下了樓,林樂在那笑嘻嘻的等著他,他想著剛才電話里沙啞的聲音,現在又看到這張笑嘻嘻的臉,心里不免有些酸楚。他想伸出手去撫摸她的臉頰,可是卻被她搶了先。林樂撫摸著樂林的臉,說:“親愛的,你瘦了。我今天是來告訴你,你什么都不要想,回你的老家,去你爸爸給你找的單位上班,那樣你會很有前途。真的,只要你好,我就會開心。好好收拾你的行李,別再想多余的事了。我會祝福你的。”樂林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他不知道應該說什么,他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怎樣去衡量愛情與工作,兩者都很重要,可是也許就是因為他是男孩子,所以他會猶豫到底兩者應該選什么。可是就在他思考的時候,林樂已經走了。她一直都笑著在和樂林說話,可是就在她轉身離去的一刻,她還是沒有忍住,還好,樂林沒有看見。
    第二天早晨,樂林給林樂打電話,可是聽筒里傳來的是“您所撥叫的用戶已關機”。打給她的寢室,寢室的同學說她昨晚就沒有回來。打到她的家里,家里也沒有人接。此后的一個星期一直都是這樣的狀態,手機不開機,不在寢室,家里沒有人。樂林知道她是想讓他忘記她,離開她,去追求他想要的。她的放手,成全了他的自由。
    離畢業生離校的日子只剩一天時間,依舊沒有林樂的消息,而這時,肖輝從傳達室帶回了給樂林的一封信。樂林一眼就認出是林樂的筆跡,他慢慢拆開,仔細的閱讀---
    親愛的樂林:
    行李收拾得差不多了吧,明天就該上路了,祝你一路順風。希望你以后可以好好的,因為我會好好的,不要擔心我,我既然放手了,自有放手的道理,我不想看著你面對選擇時的痛苦,好吧我承認我也有一點點小脾氣,就是我覺得如果你真的愛我,真的想和我在一起的話你不會考慮那么久,可是后來我想清楚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追求,我不應該擋著你的路,所以,我讓開,所以,我希望因為我的讓開,你會更好的實現你自己的價值。我不難過,因為我知道即使我離開,會有更好的人來替我愛你,所以,你要找個更好的好好愛你,那樣我才能放心。我愛你,很深很深的愛著你,雖然苦苦的……
    最后,祝你幸福!
    你的小懶豬
    樂林看完了這封信,而這封信也變得濕濕的,他又撥通了林樂的電話,可是還是關機。他知道,她是下了多么大的決心才決定不見他,讓他走。樂林開始后悔自己為什么就沒有勇氣去選擇愛情,可是后悔,眼淚又有什么用呢。他一夜沒有合眼。第二天,當火車開動那一刻,他透過窗戶看到了那張熟悉的笑臉,沖著他不停的擺手……
    4.
    春夏秋冬,有一輪回,樂林也已經到了找工作的階段,不停的投簡歷,不停的面試,今天她終于又有機會再走走這美麗的校園,其實她從沒有覺得自己的學校有多么的美麗,只是要離別,粗糙都顯得那樣精致,苦澀都顯得那樣甘甜,還有她心底那小小的幸福,她把它埋得很深很深,她知道,她依然愛著那個名字倒過來是她名字的男孩,只是也許再見面,曾經戀人的擁抱會換成朋友的微笑。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