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網中情

網中情
      
   
    剛認識海的時候,他整個是一個網上的嬉皮士,似乎永遠的沒正經,再正經的事情,在他嘴里吐出來都象是在調侃一樣。我很喜歡他說話的語氣,覺得好玩又輕松。他總是滿口的不在乎,對什么事情都吊朗當的,我卻總能從那些微小的破綻中,發現他的善良、才華和責任心。
    他和我,都在盡量不讓對方知道自己的真實情況,比賽一樣說著讓人忍俊不禁的話,并斗智斗勇努力發掘對方的破綻,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機北京白癜風醫院會狠狠打擊對方的銳氣。他很狡猾。以為自己還算得上有一點點聰明、忽悠人有一定的水平、玩別的不行就喜歡玩幽默的我,竟然沒有一次能在他面前揚眉吐氣、大獲全勝!嘿,小子,有你的!這反而增加了我的無限斗志,我就不信我贏不了他!哈哈。
    認識他以后,剛上網不久的我才知道網絡聊天真是個好玩的游戲!每天和他聊上幾句,雖然都是在無聊的斗嘴玩兒,但日子似乎因此而變得有滋有味了。
    一聊就是三個月。我們雖然不知道對方的任何情況,但我感覺他已經是我的好朋友了,沒有見過面的不認識的好朋友。我很信任他,覺得他一定是一個好人。
    可是有一天,當我和他聊得情緒高漲有點忘乎所以的時候,我順口說我喜歡他這種性格、喜歡和他聊天,他聽后,竟然無聲無息下了線,招呼都不打一下。以后再在網上見面,就剩下打個招呼的份兒,他不愿意再和我聊天了!不過如果我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請教他,他還是會象個大哥哥似的教導我一番的,但每次都是說完就立碼撤退,一副“公事公辦、謝絕閑聊”的樣子。哎,到了被網友遺棄的份上,我只好掛上“有你沒你無所謂”的表情,去網絡里面“廣泛撒網,重點捕魚”,想再撈上來一個比他有趣兒的網友,卻一直未能如愿。
      
    忽然一日夜晚上線時,發現他不但在線,而且給我的留了言:“你好,在嗎?”
    哈哈,竟然主動理我了!不禁笑得連后槽牙都露出來了。忍不住了吧,沒有我找不到快樂的滋味了吧。哼,讓你放我鴿子,一會兒看我怎么收拾你!還“你好!”,裝紳士啊!好吧,那我今天就裝個淑女,也跟你客氣客氣,哈哈。
    “你更好!忙什么呢?值班嗎?”
    “嗯”
    哇塞,就一個字來打發我!不過今天偶淑女,不生氣!就試不生氣!
    “在干嘛?”
    “使勁想你。”
    哈哈,露陷了吧!剛認識時候的那個嬉皮士又回來了。輕輕地不慌不忙打上一行字:“去你的,找打吧。”我猜,他立刻就會回一句:好啊好啊,用你的手錘打我的后背,讓我體會體會什么叫做打是親罵是愛!可是,等了好一會兒,嬉皮的下文并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一聲嘆息。
    他也會嘆息?這個天天說“天高沒有他的熱情高,地厚沒有他的臉皮厚”的嬉皮男人,他也會嘆息?我十分驚訝。我一直以為他是一個天生的樂天派、我以為他的生活里面從來不會有愁悵的時候,今天他這是怎么了?我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問一聲:“心情不好?”
    那邊卻無聲無息。很久,我想,他可能已經走了。逗我玩啊!哼,瞧我下次不好好整整你!
    剛調出我心愛的小說來讀,他忽然又冒出來一句:“我很害怕!”
    “啊?不會吧。”
    “明天我兒子動手術了,現在我有點支持不住的感覺!”
    “啊?他怎么了?”
    “你別問了,我快崩潰了。”
    有點將信將疑,不知道他是不是又在玩什么把戲。但也很可能是真的,誰會拿自己的兒子開玩笑。我想我是不是該安慰他。
    “你信佛嗎?”
    “不信。”
    “你信上帝嗎?”
    “不信。”
    “那你信我嗎?”
    “信”
    “好,現在我告訴你:如果天塌下來,我們沒有權力說不!只能接受、只能承擔。笑對人生,可以使你愛的人痛苦減半,哭對人生……對了,這是你告訴我的,今天再送還給你吧。”
    “嗯”
    “你,想哭就哭吧”
    “嗯”
    “一只手握住你的愛人,一只手握住你的兒子,這個時候,她們需要知道你的堅強,也需要你把你的堅強傳遞給她們。”
    “嗯”
    他下線了。我卻為他有一點緊張。從他今天反常的語氣,我看出他真的是遇到生活中的坎兒了。也不知道他現在好些了沒有,也不知道他兒子怎么了,也不知道手術會不會成功。從那天開始,我有一點牽掛他,可他很久也沒有上線。
      
    再見到他的時候,他又恢復了“謝絕閑聊”的態度。我著急地問他兒子怎么樣了,他只丟給我四個字“很好,謝謝”,就再無下文了。我有點生氣:這哪里象個朋友啊,當我是空氣啊,還懶得理你呢!哼!
    平淡的兩個月后,我要去他所在的城市去辦事。忽然有點惡作劇地想知道他會不會見我。他會是冷若冰霜嗎?還是找個借口拒絕?臨行前我留言給他:“我要去你那里辦事,很想順便看看你,行嗎?”
    隱身的他忽然跳出來:“好!”
    下我一大跳!他竟然同意見我!不禁有點后悔自己一時沖動要去見網友。可我的球已經被他打了回來,該我接球了,我卻不知道是見,還是不見。最后狠狠心,咬咬牙,跺跺腳:“順其自然吧,有時間就見,沒有時間就不見。見網友有什么了不起,我就不信我不敢了,再說,他又不是壞人。”我安慰著自己,問他“電話,老兄”,他很快打過來11位數字。我試著打過去,那邊傳來很舒服的男中音“喂?”我敢緊掛了,心??直跳。完了,看來要玩真的了,游戲已經升級,越來越有點驚心動魄了。真的,要把他下載嗎?心里有點打鼓。
      
    第二天,事情辦得出奇得順利,不到11點,就沒事了。我打電話給他,他問了我的位置,說馬上來接我。
    坐在一個小餐廳里面,我細細打量這個帥氣的干凈的男人,怎么也和開始時候的嬉皮士和后來的嚴肅的事業男人聯系不起來。他普通而隨意,象處了十八年的鄰居阿哥,沒有一絲一毫的陌生。他有一搭沒一搭地和我說著話,沒有我想象的那種高漲的熱情,讓我稍微放心些。但是,除了第一次見網友的緊張,我還是無端地對他產生了親切的好感。
    我裝作大大咧咧地搖著酒杯,“工作好嗎?”
    “好、很好的。天天呆在辦公室,也沒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風吹不著日曬不著、到時候就發工資不拖不欠。雖然少了點,但我一個人夠用了。”
    “啊?多少?”
    “800”
    “不信!”
    他回過臉,看著我的眼睛,什么都沒有說,我卻看到了內容。抱歉地說“信了!”他就又把目光向窗外飄去。
    “那怎么不換個工作?或者兼職干點什么別的。”
    “我沒有那本事啊!”
    “不是!你很又能力的!這一點你休想騙得了我!”
    “也就你還瞧得起我,”他聲音低低的,但很快就又恢復了原來的語氣“可世界上又能力的人多了,不一定又能力的人就又成績。而我,屬于對事業和拼博毫無興趣的男人。我就當我自己什么都不行。”
    “為什么啊?”我有點心口疼,為了這個男人說話的語氣中那種深入骨髓的頹廢,“你是男人你得養家糊口、你得負責任啊。你這樣,家怎么辦、老婆孩子怎么辦?!”
    “吃父母啊。我岳父母只有我妻子一個女兒,他們的退休金每個月三千多;我的父母就我一個兒子,每個月退休金肆千多。他們治病都是全部報銷,錢放著也沒有什么大用,就全拿來給我們花了。”
    “啊?”我驚訝地北京白癜風醫院看著他,很快確認他沒有騙我。我的神情黯淡下來,心里有點惱怒,有點生他的氣。怎么這樣啊,以為他是個好男人呢,怎么也想不到他會這樣!我用余光瞟他,他正給自己灌酒。狠狠白了他幾眼,把嗓子眼的話生生咽回去,心里盤算過一會就找個借口走了。
      
    “我知道你瞧不起我,”他看也不看我說,目光很散“我也知道我這樣不好,可我沒有辦法!我也想做個好男人,可我不能夠!我知道我這輩子就這么完了,我那么多的美好的夢想全部不能實現,甚至我沒有去試試去拼博的機會!你看我,現在這個樣子,爛得扶不起來,卻還是最讓我父母放心和知足的時候呢,他們很樂意我象現在這么老實。以前,我更爛,天天不回家,喝酒、,別人很羨慕的工作我弄丟了三個,每一個都是我父母用很多關系花很多錢給我找來的。如果不去外面鬼混,我回家了也是不停喝酒,一個晚上喝醉三四次,醒了就再把自己灌醉!你看我這手,” 他把手伸過來,兩個手心象充血一樣紅,“很嚴重的酒精肝。”
    “那你還喝!”我又有點心口疼。
    “不喝你讓我干什么去呀,醉了好自己,心里才好受一些啊。再比如我上網找個女的瞎侃,也是為了找刺激、也是為了自己。”
    我更加驚呆了,我知道他的背后一定有什么故事。可我不敢問,怕讓他難過。
    我想換個話題。
    “你兒子好嗎?”
    “好!特別好!我很愛他!”他聲音有點哽咽,“他從小到大,幾乎總是全年級和全校第一!無論什么成績,差不多都是一百分。他太聰明了,什么東西一點就透,學習上從來沒用我們心過。他還特別會心疼人,我背著他的時候,他總說:爸爸,你讓我自己走吧,我能行,多練練就好了。他難過的時候,盡量不在我們面前表現出來,總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面折騰,咬著被子哭!急得我和他媽媽恨不得把晪S了沖進去…….”他哭了,眼淚含著,沒有掉下來,又給自己灌下一杯啤酒。
    “背著他…..”我有點哽咽。
    “是的。從小到大,上學放學,上樓下樓,我都背著他!每天把他背到學校,然后再上班,不去管上班會不會遲到;放學,我第一個來到學校,不去管我的單位是不是算我早退。他出生了多少年,我就背他多少年了。”
    “他……”我幾乎說不出話了。
   白癜風治療方法有哪些 “他先天性心臟病。14歲了,不到50斤。”
    “啊?”我怎么也忍不住想哭,淚水一行一行掉下來。當著他的面,我痛哭流涕。
    “別這樣!我最看不得別人哭。”他看著我,有點手足無措,“你,你,你……很多人看你呢,還以為我非理你呢。”
    “去!”我使勁忍住不哭了。
    “這就好!”他說。
    “我就喜歡你在網上那種天真無邪的傻笑時候的樣子。你曾經給過我許多真實的開心,這些開心對我來說,是奢侈品,是極度渴望的東西,所以極度逃避。所以,后來我不敢再理你。只有當我兒子要去做手術、生死未卜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快要瘋掉了,恐懼、急躁、煩悶、迷亂、痛苦……特別想找你陪我一會兒,哪怕只是看到你的頭像亮再那里也好,哪怕有人罵我一頓、打我一頓也好,我也許會好受些,好讓我不再害怕,那些害怕,好像隨時都會撕碎我的心……”
    他陷入回憶之中,嘴唇因為痛苦輕輕抖著,有點歪。他垂著眼,拿出一只煙銜在嘴里,卻怎么也點不著火。他有點氣兒懊惱地把打火機拍在桌子上,把煙從嘴里拿下來,那只煙也有點抖。
    我輕輕拿過打火機,“啪”一下打著,為他把煙點燃。就在那一瞬間,我看到他睫毛上沾著的淚。女人的心,在那一刻柔軟似水。我伸出手,握在他桌子上的那只手上,我感覺到他的手欲退縮,又停了下來,嘴唇抿得更緊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