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如永遠封存的冰雕

如永遠封存的冰雕
      
   
    北方的冬季,是慢長的。雖然冷,但是,也還是有許多養眼的值得留戀。比如,東北的冰雕,雪雕,還有巧奪天工的霧淞,可都是全國獨一無二的。還有東北的人啊,那就是個豪爽啊!對于會賓待客有句歌詞“不醉不罷休”,那就是形容東北人的!我愛這片黑土,忘不掉它在我身上畫的一道道痕跡。
      一個人的生活習慣了孤獨,我不知道兩個人的生活是什么樣。雖然我很期待,又有很多擔心和無奈。我的冬天總有些遭遇。
      還是個冬天,我們一伙人就開始在紅旗河上鋸冰學下述拒蜂禍,賣給一個老板做冰雕用。
    要說這冰上作業,可是個技術活啊,使用的工具全是特制的,沒有兩下子還真干不了。我可不就沒有那兩下子,累得是渾身是汗,愣不出活。
      我們四個人一組,各就個位。就因為我,我們這組的效率始終上不去。而且已經有人開始埋怨了。我是越著急越不會干,越不會干越出汗,結果是力沒少出,勁沒少使,卻事倍功半。
      分在另一組的小國,是個壯小伙。他大我一歲,個子高力氣大,而且以前還做過這工作,他是一邊干還一邊吹著口哨,哎,那個輕松,休閑娛樂似的。
      我這急得眼看就要摔耙子了。
    他過來了:“小弟,我幫你。”這會你在看他,下鋸,出鏟那個靈巧和專業勁兒啊把我都看呆了,他一干就是半天。
      他那組開始喊他了,他又跑了回去。
      我這邊又陷入僵局。
      他又跑回來幫我。
      后來,他干脆和別人換崗,直接和我在一組。
      我注意的看了他幾眼,挺帥七的,頭發挺長,眼睛有神,劍眉很重,英俊不乏灑脫,總結感覺就是陽光。盡管衣服穿得比較厚但是也可以相象,他的肌肉一定很發達。他有時也看我,我不知道他在想啥。
      在休息的間隙,我們去廁所。那里哪有什么廁所啊,就是在雪地上做畫!
      白白雪地,被我們澆出幾道溝。我距他很近,他又故意向我這邊靠了靠。在繪畫的過程當中,他看了我,我也看了他,他看了我的,我也看了他的,他向我笑了一下,我也向他輕輕的笑了一下!(快樂的人是誰都不討厭的,特別是事物纏身,還能保持一顆健康快樂的心,他的人生必定是積極的,會帶給你快樂,也能幫你釋放壓力。)
      晚上,回到家,我已經累得不行了。
      第二天,我沒有去。
      第二天的晚上,他來我家來找我,問我為啥沒有去。
      我說:“我不想去了,活干不好還要連累你。”
      他說他愿意幫我,并且告訴我明天一定要去。然后他就走了。我讓他在這吃飯他說不。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來把我硬拉去了。
      時間過的挺快。
      轉眼好幾天過去了。
      工作順手了,我們倆也已經熟悉的很了,一邊工作一邊聊天,說天說地,無所不談。
      ... ...
      突然間他問我:“你喜歡男的還是喜歡女的?”
      我懵了,我向四下看了看,低聲說:“不知道... ...!”(和單純的人相處,會讓你放下戒心,比較容易投入。他不睿智但是他不愚。寬厚的胸懷比寬厚的肩膀更有用,當你舉步維艱的時候,這種包容的溫暖是無可替代的。他大概能做得到)
      我沒有看他,我不知道他看沒看我!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如果合得來,那么肯定是越處越好。擁有共同的語言,無疑是最容易引為知己的條件。我們也是。早上一起去上班,晚上一起回來,只不過都要回自己的家。但,說不清原因,我們的心里總是甜孜孜的!
      時間過得太快了,轉眼半個月沒了。工期滿了,他說他要回老家。我白癜風在哪里能治愈呢患者應該注意些什么說要請他去街趟逛,他欣然同意。我們換了衣服就出發了,那時距元旦還有幾天,所以還沒有過年的氣氛。但是我們的心情格外的好。一逛就是小半天兒!走到二百貨門口,我們看到了收購我們冰的那個師傅,正在那忙活。看,還有雕好的呢,是只猴子,比真的要大許多,真象!... ...我們在那看了好長時間,才回家。
      我送給他一條彩色圍巾,他把自己的吉祥串要送給我,我不要,他非要給。
    我留他在我這吃飯了,給他做了<虎皮蛋>。(<虎皮蛋>是我的拿手好菜,是在家時,跟媽媽學的)他挺能吃的,只是吃不說話。我只好問他:“好吃么?!”他一邊吃一邊說:“啊!好吃好吃!!”“那你就多吃點”我說。“你也吃啊!?”他說!
      飯吃完了他還沒有走,我問他你可以不走么,他說過完年還回來,我問他回到家會想這里么,他說:“肯定會,因為有你呢!”
      那一晚,天很做美,月亮高掛晴空,盡管是彎的但是特別的亮!他問我希望做哪顆星星,我說就做月亮邊最亮的那顆,我問他想做哪顆,他說就做月亮,永遠為我照亮!他問我現在最想說的是啥,我說就是想叫你留下來別走,我問他最想說的是啥,他沒有吭聲,他看著月亮,他看著夜色,他看著遠處近處的燈光,最后他看著我的臉,... ...良久,他說:“如果有一天將要離開這個世界,我希望最后的歸宿是在你的身邊。即使喝下奈何橋邊那碗遺忘前世的孟婆湯,來生,我依然能夠帶著對你氣息的記憶去找到你。”
      我沒有說話。他后來也不再說話。我們誰也沒有看誰。我在看我的鞋,我不知道他在看啥。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突然過來抱著我,我沒有來得及反應,但是他只是抱著我... ...一直... ...(月余的相識,永別的相遇,紅塵翻滾,世事難料。與你相遇的美麗,抵檔得了人情的冷漠,抵檔得了世俗的偏見,卻抵擋不住生命的脆弱,面對命運的無奈,面對事實的無情,扼腕嘆息,親愛的人,今天我能為你做些什么?)
      我送他回去休息了。
      我一個人,在我租的住處,在那個冬天那個晚上,盡管我一個人,可是我沒有感覺冷!
      那個春節我過得挺愉快,帶著等,帶請問該怎樣治療白癜風啊著淡淡的相思!又一個春天來了,他也沒有回來。
      雖然許多年過去了,我再也沒有見過他。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漸漸感覺到了等待只會是一種悲涼。但是,我相信,就憑著他對生活那份火熱勁兒,他一定過得很好!我更希望他過得很好!
      
      
返回列表